故事:公主披嫁衣和親,本以為能嫁帝王為後,娶她的不過區區將軍

Eliauk 2021/02/05 檢舉 我要評論

楔子

楚瓊伏在她父皇的膝頭,輕輕地閉上眼睛,宮裡的梆子敲響了三更,宮人推門而入。

「皇上,公主該做準備了。」

老皇帝雙目無神,只一手摸著楚瓊的頭髮,細語喃喃:「父皇,護不住你了。」

今日,便是永別。

楚瓊明白。

再無多話,說什麼都顯得蒼白,楚瓊給她父皇重重地磕了三個響頭,起身頭也不回地走出了屋子。

顧辭站在門口,見她出來,微微低下了頭。

「你們齊國贏了,你擺出這副表情給誰看?」冷冷的語氣,冰得顧辭眼皮都抬不起來,可是,他無話可說。

他是齊國人,是逼著楚國唯一的公主嫁去北地的齊國人。

儘管他作為齊國的質子在楚國已經待了四年。

可楚瓊始終明明白白地記得,他是齊國人。

換上紅嫁衣,帶上父皇為她置辦的嫁妝,楚瓊不再留戀,登上馬車,遠離故土。

她是楚王最器重、最疼愛的女兒,可如今楚國兵敗,求和齊國,她不得不擔起一個做公主的責任。

遠嫁即是生別,這一點楚瓊明白,顧辭也明白。

站在馬車邊,顧辭開口:「公主和齊王曾有舊情,想必日後還能回來的。」

「楚國兵敗,不是你裡應外合?又在這裡假惺惺什麼?」

楚瓊的聲音不輕不重,平靜非常,顧辭卻臉色發白,一個字都說不出來。

沉默半晌,楚瓊忽然開口道:「今日是三月初三,已是春月了。」

顧辭一愣。

「我記得,我第一次見你,便是三月,」她繼續開口,又說,「楚國兵敗,關你什麼事呢?我才是罪魁禍首啊。」

1

楚瓊是楚王最疼愛的王后留下的唯一一個孩子,自小便受到楚王的萬千寵愛,在楚國王城,沒有人敢惹這個公主,除了齊王子趙琛。

趙琛來到楚國的時候不過九歲的年紀,是齊王最不受寵的兒子,因而才會被齊國送來楚國為質。

彼時,楚國正一方獨大,周遭各國皆以楚為首,年年朝貢,齊國自然也不例外。只是,因為齊國新主登基,大刀闊斧地改革變法,楚國有所忌憚,所以才會命令其送人為質,以便牽扯。

楚瓊第一次見趙琛是在宮裡的禦膳房。因為趙琛是質子,不受人待見,更別提有人照顧了,所以,他去廚房偷東西吃,卻正好被餓了的楚瓊抓了個正著。

那時候的小姑娘什麼都不懂,被無名人氏寫的話本子騙了許多,所以毫不猶豫地將趙琛救了下來,還留在了身邊。

她以為,那些轟轟烈烈的愛情,總是要跨越國界,站在不同立場的。

那時候,她父皇疼她,常年穩居首位讓他根本不將齊國放在眼裡,只當是齊王子高攀。

就這樣,楚瓊在懵懂的情竇初開的年紀,和質子趙琛有了一段情意,這段情意讓她念念不忘,讓她甘願放棄一切。

她喜歡趙琛,而趙琛也對她很好,所以,她單純地以為兩個人是相愛的。

以至於,齊國國主來信說,因為其他幾個王子相繼死亡,不得不請回趙琛,換人為質的時候,楚瓊不吃不喝地在她父皇身前跪了三天三夜,逼得楚王不得不答應齊王這件事。

趙琛是在三月離開的,他離開的時候,顧辭從齊國趕來,換他回去。

而楚瓊見到顧辭的第一眼,就不喜歡顧辭。

因為顧辭長得太好看了,不是那種男人的俊美,而是男生女相的那種美,他看起來十分柔弱,楚瓊都怕自己一巴掌甩下去,他會坐在地上哭。

她是楚國的公主,自小楚王便將她做皇子養,文武功夫絕不在幾個哥哥之下,憧憬喜歡的也是像趙琛這樣明媚俊朗的、能當得起英雄的人。

顧辭,讓她十分看不起。

尤其是得知顧辭是齊國有名的大將軍的兒子的時候,她更是對他充滿了不屑,堂堂將軍之子,竟然繡花枕頭似的,難免讓人覺得沒有出息。

可就是這樣的沒有出息的顧辭,在楚國短短四年,便將楚國的情況摸得一清二楚。

趙琛回齊國不多久便得了王位,他與顧辭裡應外合,楚瓊還沉浸在趙琛來娶她的夢裡的時候,忽然之間,趙琛便帶人打到了宮門口。

打得所有人都措手不及。

楚國亡國在即,楚瓊怎麼樣都不肯相信趙琛會對她如此狠心,她給趙琛寫了許多封信,可是都石沉大海,毫無回應。

直到,齊國來了消息,趙琛說楚國對他有恩,所以不願趕盡殺絕,願兩國聯姻以便和平共處。

所以,救楚國於水火的事情,便落到了楚瓊的頭上。

她該高興的,因為趙琛終於要來娶她了。

可她卻怎麼都高興不起來。

2

從夢裡醒來,已經到了齊楚的交界處了,楚瓊推開門,顧辭正背對著她站在門外,聽見動靜,立刻轉身看向她。

四目相對,彼此沉默。

楚瓊雖不喜歡顧辭,可是趙琛離開之後,陪她最多的便是顧辭。

她將對趙琛離開後的那種苦悶和不安悉數發洩在顧辭身上,顧辭的腰上現在還留有她發狠時鞭打他留下的疤痕。

可顧辭在她面前永遠乖順,即便她再怎麼過分,他也不會有絲毫怨言,他原本是質子,可最後卻幾乎成了楚瓊的跟班。

可人總是不知足,趙琛惱她怒她不理她的時候,她想方設法地逗他開心,可顧辭事事順她,她反倒十分厭煩。

宮裡的人多麼精明,主子喜歡的人他們伺候得盡心盡力,主子不喜歡的人,他們恨不得一起踩上兩腳。

楚瓊也知道,顧辭這幾年在楚國過得一點都不好,所以,她能理解顧辭對她的背叛。

可是似乎是在顧辭跟前習慣了頤指氣使,所以即便如今是這樣的情況,楚瓊仍然不肯跟他說上一句好話。

可,若說恨他,楚瓊也知道自己沒什麼資格。

顧辭將手裡的披風給她披上,聲音很輕:「北地風涼,您莫要凍著了。」

楚瓊走出屋門,風確實有些涼,她緊了緊身上的衣物,看向天空的月亮,許久許久後才說:「如果,當初你沒有來,趙琛一直在,那該有多好。」

3

剩下的路程,顧辭意外地沉默,可若是楚瓊有什麼需要,他必然第一個迎上去,他知道楚瓊不喜歡他,所以只在她需要的時候出現。

一路風塵僕僕,半個月後,終於到達了齊國京城,趙琛一早便在城門口等著了。

太長的時間沒有相見,楚瓊看著面前身著帝王服飾的人,張開嘴卻說不出話。

對視許久,趙琛才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道:「公主,一路辛苦了。」

半晌,楚瓊才找到了自己的聲音,她說:「你要對我說的話,只有這一句嗎?再沒有別的了?」

趙琛似乎有些奇怪,卻仍舊補充道:「今夜便是成親典禮,顧將軍已經被帶下去收拾裝扮,想必,今夜必定是二位的良辰吉夜。」

楚瓊似乎有些沒聽明白,好半晌,她才道:「顧將軍?」

「要娶我的人,不是你?」

趙琛輕笑一聲:「孤早已有後,你要嫁的人,是顧辭,顧將軍。」

公主披嫁衣和親,本以為能嫁帝王為後,娶她的不過區區將軍

楚瓊手裡緊緊攥著的那枚玉佩「啪」地一聲摔到了地上,裂得粉碎。

看見那枚玉佩,趙琛的臉色有些不自然,好半會兒才道:「沒想到,這東西,你還留著。」

楚瓊愣愣地看著他,許久後才說:「你是故意折辱楚國、折辱我嗎?我哪裡對不起你?楚國哪裡對不起你?」

趙琛走近了幾步,兩個人不過咫尺,他聲音不大,卻很冷:「這裡不是楚國,不是你為所欲為也沒人罰你的時候了,識時務者為俊傑,還是你教我的。」

楚瓊愣在原地,她沒想過,趙琛居然會如此無情,更沒想過,自己要嫁的人,竟然是顧辭。

她不能接受。

可她不得不接受。

4

外頭熙熙攘攘,道賀恭喜的聲音不絕於耳,楚瓊扯了紅蓋頭,逕自喝了那杯原本應該兩個人一起喝的合巹酒,爬上床自己休息了。

伺候的人面面相覷,可這位公主臉色冰冷,渾身散發著「生人勿近」的氣場,她們不敢多言。

顧辭進門的時候,不待那些人說話,便將人摒退到了屋外,看著睡在床上的楚瓊,他猶豫了很久,終究還是不知道說些什麼。

他總是在楚瓊面前語塞,無論什麼時候。

「你早就知道?所以故意看我笑話?」楚瓊的聲音從床上傳過來。

顧辭急忙道:「我也是回來後才知道,我以為……」

「你當我是傻子?」

楚瓊打斷了他的話,顧辭也不再多說什麼。他的話,楚瓊向來是不信的。

沉默半晌,顧辭轉身走出了屋子。

楚瓊坐起身來,蜷縮在床腳,她不明白,為什麼,她會淪落到如此地步。

她想起來,那年冬天,趙琛躲在禦膳房的角落,啃著冷饅頭瑟瑟發抖,只一雙眼睛晶瑩通透,看見她的時候,驚懼得像只小兔子。

她教趙琛寫楚字,趙琛學不會,便給她做好吃的撒嬌,趙琛很會做飯,短短三個月,她便被喂胖了許多,甚至腰上有了贅肉。

她還記得,有一年二月,兩個人在河堤邊放風箏。

那是兩個人一起紮的風箏,楚瓊喜愛得不得了,結果起了大風,風箏線將趙琛的手勒出了血跡,趙琛疼得一鬆手,風箏便飛到了天上,最後掛在了樹梢。

楚瓊很難過,哭得不停,她也不知道是因為趙琛受傷了哭,還是因為失去了風箏哭。不過為了哄她,趙琛後來帶著受傷的手,爬上了樹,摘下了那個風箏。

即便風箏已經壞了,可楚瓊仍舊開心得抱著他轉了好幾圈。

那時候,楚瓊以為趙琛會永遠寵愛她,會一直對她好。

可就是這樣的趙琛,卻將她拱手讓給了別人,還是她十分討厭的那個人,甚至,趙琛已經成了親,有了皇后。

嫁來齊國的最後的希冀被她自己的心上人親手捏得粉碎,楚瓊甚至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面對。

她就是為了這麼個人,差點葬送了大楚的江山,可午夜夢回,她總能想起來那個為她取風箏的少年,她恨不起來。

所以,她的仇恨悉數宣洩在了顧辭身上,明明她也知道,這一切都不怨顧辭。

5

回到齊國之後,顧辭明顯忙了起來,他不能時時刻刻陪在楚瓊身邊,但是無論多忙,他都會抽空來看她一眼,安排好她的衣食住行,可謂事無巨細。

然而,即便如此,大楚公主受人冷落的風言風語還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京城,下人們議論紛紛,楚瓊也不再出門。

她迅速消瘦下去,整個人看起來十分萎靡不振,神情憔悴,痛苦不堪。

直到,趙琛意外地出現在顧府。

楚瓊不知道他怎麼來的,他為什麼要來,可是她看著和昔日少年重疊的臉,不可抑制地嚎啕大哭起來。

趙琛也許是心中有愧,他同楚瓊說了許多,說他的身不由己,說顧老將軍的逼迫施壓。

最後他才跟楚瓊說:「顧辭喜歡你,所以你要幫我好好看著他,等到他的事情塵埃落定,我一定接你入宮。」

楚瓊嗤之以鼻,不懂一個繡花枕頭有什麼可忌憚的。

趙琛聽了他的話似乎覺得十分意外,他告訴了楚瓊說:「顧辭可是齊國有名的武將,他十二歲的時候,便能帶二十多人去挑上千人的軍隊了,最後還贏了。」

這讓楚瓊十分驚訝,趙琛最後告訴她,顧老將軍手握兵權,顧辭是他的獨子,若不抓住顧辭,只怕他皇位不穩,讓她嫁給顧辭,也是不得已而為之。

趙琛走了之後,楚瓊靜坐在床上,顧辭推門而入的時候,她幾乎脫口而出道:「你喜歡我?」

顧辭一愣,她忽然嗤笑一聲道:「你是有什麼毛病嗎?我這麼對你,你居然喜歡我?」

顧辭從袖子裡掏出來一串糖葫蘆放在桌上:「是楚地人做的,你那時候很喜歡,今日路過長街,順便買了一個,可以嘗嘗。」

他說完,便轉身離開了屋子。

6

即便是楚人做的糖葫蘆,到底還是不如楚國王城裡的商販做得好吃,楚瓊只嘗了一口便扔到了一旁。

夜裡顧辭回來的時候,看到扔在桌上幾乎沒動的糖葫蘆,微微歎了口氣。

這天夜裡他留得時間比往常都久一些,不過只是坐在桌前,並未近楚瓊的身。

因為太過反常,楚瓊終於覺得有些不對勁,所以便開口問他是不是有事。

顧辭坐在桌邊,燭火映在他的臉上忽明忽暗,他喝了口涼茶,才道:「我要出去一段時間,恐怕有段時間不能回來了。」

楚瓊沒有做聲,她並不在意這些。

顧辭似乎也意料到了她的反應,並不覺得有什麼,只拿出來一疊銀票,放在桌上道:

「我叮囑過府裡上下了,你若是想要什麼便吩咐他們,想要出去的話這些銀錢給你傍身。門外站著的人叫言青,你若出去,他會跟著你,不過不會多話。」

他像是吩咐身後事似的,楚瓊難得覺得有些氣悶,於是便開口問道:「去做什麼?」

顧辭聽見她這麼問,似乎有些驚訝,卻還是回答道:「王上想擴土開疆,我被任命為總帥,明日便出發。」

楚瓊了然,趙琛的野心,遠不是打敗楚國這麼簡單。

見楚瓊沉默,顧辭正要離開,卻聽見楚瓊說:「會回來嗎?」

他一愣,楚瓊又說:「會回來的吧,我可不想年紀輕輕便做寡婦。」

顧辭似乎愣了愣,沉默了一會兒道:「我一定回來。」

楚瓊還想說些什麼,顧辭卻已經推門離開了。

至此,她在齊國唯一能依靠的人,沒有了。

7

顧辭的捷報頻頻傳來,短短三個月的時間,他已經收復了三國十六城,一路向東,幾乎戰無不勝。

他成為了齊國的英雄,京城裡所有人對他的戰績津津樂道,說書先生一日說三回也能場場爆滿。

楚瓊知道這些消息的時候,她正在給趙琛研墨,趙琛看著捷報笑得合不攏嘴,沒有瞧見楚瓊的愣神。

趙琛打著方便照顧顧辭家人的幌子,將她接入了宮中,他如今野心勃勃,倒也無心後宮,除了皇后之外,只寥寥幾個妃子。

藉口戰事緣由,他一個都沒見,只將楚瓊召進殿裡,開開心心地讀著顧辭送來的捷報。

楚瓊看著他高興的樣子,忽然開口道:「他攻城掠地如此之快,只怕不久便會完成任務,回京了罷。」

趙琛的臉色忽然變了變,他盯著楚瓊道:「你希望他回來?」

楚瓊沉默,她說不上來。

「你對他……」

趙琛還沒說完,便被楚瓊打斷:「沒有的事,我的心思,你不是最清楚。」

趙琛從鼻腔裡泄出一道笑聲:「可憐顧辭,一腔熱血付諸流水。對了,你知道嗎,那段時間你好像不太好,顧辭在宮外跪了好幾個時辰求我去看你,我以為沒用的,沒想到你真的好了。」

楚瓊手一松,墨石掉在硯臺裡,濺起墨汁弄髒了她的衣袖,趙琛笑著挑起她的下巴道:「原來你,這麼喜歡我呀。」

楚瓊又做了那個夢,夢裡一場大風吹走了她費心做好的風箏,她拼命地跑著去追,身邊的少年也陪著她追。

少年比她跑得快,他拼命地抓住了風箏,可是風力太大,風箏線將少年的手勒出了血痕,楚瓊沖著他大喊:「鬆手!鬆手!」

可少年始終沒有鬆手,風箏勒緊他掌心的肉裡,他追著風跑,終於等風停下來的時候,他蒼白著臉將風箏送到了楚瓊的手裡。

少年的臉模糊又清楚,楚瓊費力地睜大眼睛看清楚,終於,她落下一滴淚來:「顧辭,我讓你放手,你沒聽到嗎!把你吹跑了怎麼辦!你是不是傻!」

她聽見自己嚎叫的聲音,驚醒的時候,已是淚流滿面。

是的,顧辭也幫她抓過風箏,並且從頭到尾都沒有鬆手。

好傻。

她抱著身子蜷縮在床腳,喃喃道。

8

顧辭一走便是很久,沒有趙琛的旨意,他無法回京。楚瓊對此倒沒有什麼不滿意的,她原本就不想跟在顧辭身邊,如今眼不見為淨,反倒省事。

可她怎麼都沒有想到,口口聲聲說著喜歡她的顧辭,竟然會殺了她的父皇,滅了她的楚國。

趙琛告訴她這件事的時候,楚瓊以為他開了一個並不好笑的玩笑,她瘋了一樣沖出宮門想要回到故國,可是卻被趙琛叫人攔住了。

她不信,趙琛說什麼她都不信,直到她看到了父皇從不離手的玉扳指。

她跪在滿是齊國人的宮殿裡,感受不到冬日裡的冰冷,掌心將玉扳指握得溫熱,心口好似被誰放了氣似的,連呼吸都覺得困難。

她想起來,她求父皇放趙琛回國的時候,父皇一開始怎麼都不同意,他說趙琛野心勃勃,這一放便是放虎歸山,為了楚國他不能冒險。

可她那時候什麼都不懂,她不知道趙琛能做出來什麼事,他明明是一個在夜裡甚至怕鬼的人,這樣的人能做什麼呢?

所以她不吃不喝、不說不睡,只為了讓她的父皇成全她的拳拳心意。

最後,她父皇終究還是拗不過她,無奈地拍了拍她的頭髮道:「罷了,誰讓你是我的小公主呢,父皇便為你賭這一把。」

可是,他們都賭輸了,一個都沒有贏。

楚瓊終於抱著那枚玉扳指,嚎啕大哭。

她不再見人,也不再進宮,只將自己困在顧府裡,無人可以近身。

過年那日,趙琛意外來了顧府,顧辭不在,顧府十分冷清,甚至趙琛來的時候也沒幾個人伺候,趙琛倒也沒怎麼在意。

他是來給楚瓊送禮物的。

楚瓊看著桌上放著的白玉鎏金匕首,抬起眼皮看了趙琛一眼。

趙琛歎了口氣:「楚王的事,我實在是抱歉,可是你也知道,將在外,君命有所不受。即便我再三叮囑,可最後還是鬧到了這個地步。」

見楚瓊並未回應,趙琛坐在她身邊,將她摟在懷裡,安慰道:「楚王的事情是我對不起你,這把匕首留給你傍身,畢竟,現在的顧辭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。」

楚瓊嘴巴動了動,她的聲音有些啞,她問:「顧辭,要回來了嗎?」

趙琛點頭。

9

顧辭回來是在三月,剛好楚瓊來到楚國一年。

楚瓊難得開了窗戶,便瞧見顧辭一身戎裝奔赴而來,他的腳步輕又急,直到透過窗框看見楚瓊,才慢了下來。

隔著一個窗框,兩個人四目相對,久久無言。

「你殺了我父皇?」這是楚瓊對著顧辭說的第一句話。

顧辭低下頭,許久後才回應道:「公主,對不住。」

楚瓊看著顧辭繃緊的身體,微微顫抖的眼皮,看他渾身沾血的盔甲來不及換洗,看他原本清秀白淨的面容已是滄桑滿布。

他一定很想見自己,所以才會如此急切,他還不知道他效忠的帝王想要讓他最喜歡的枕邊人取他的性命。

好傻。

楚瓊忽然笑了一聲。

顧辭有些發愣,他看見楚瓊從屋子裡慢步走出來,陽光似乎有些刺她的眼,她抬手擋住陽光,走到顧辭面前。

顧辭看不清她的面容,只聽見她說:「顧辭,和我生個孩子吧。」

顧辭似乎松了一口氣,他點頭應允。

將軍與公主的圓房之日姍姍來遲,府裡上下能清楚地感受到兩個人的不一樣。

原本冷冰冰的公主忽然像是換了個人似的,她不再將將軍趕出房門,也不再對將軍冷言冷語,兩個人好得跟一個人似的,雖當不起相敬如賓,卻也算是琴瑟和諧了。

顧辭看著擺在楚瓊枕邊的那把匕首,微微愣神,他不知道那天什麼時候來,可是他希望來得晚一些,再晚一些。

這樣短暫的美夢,他想多做一日是一日。

楚瓊坐在妝奩台前,一邊給自己梳妝,一邊對著顧辭道:「不知是什麼緣故,我近些日子總是想吃酸的,聽說城東的酸杏最是好吃,你能不能幫我買些來。」

顧辭怎麼會不答應,他穿上衣服急匆匆出了門,生怕耽擱一時半會。

走到門口的時候,卻又被楚瓊叫住,楚瓊看著他的臉,好半會兒才說:「如果我們有了孩子,一定要和你一樣漂亮才行。」

顧辭難得露出個笑容來,旁邊的丫頭看得有些發愣,直至顧辭消失在門口,還回不過神來。

楚瓊在顧辭走後不久,便帶上那把匕首進宮了。

崔公公將她攔在皇上寢殿之外,再三提醒道:「夫人,入殿是不能拿刀的。」

楚瓊慢慢開口:「這是皇上送我的禮物,你去告訴皇上,便說我來還他了。」

崔公公何等聰明伶俐的人,他一眼就能看出來皇上與這位關係有些不一般,更何況之前種種,宮裡誰人不知,所以即便違了規矩,他還是去稟告了一聲。

不出楚瓊所料,趙琛同意讓她帶著匕首進去。

趙琛躺在軟塌上看書,旁邊是個捶腿的丫頭,丫頭在春日穿得很薄,從趙琛的角度看下去,可謂春光盡顯。

摒退了丫頭,趙琛看著她,輕笑道:「報仇了嗎?」

楚瓊沒有說話,她逕自坐到了一旁的桌邊,給自己倒了杯茶,忽而問道:「你當真夜裡怕鬼嗎?」

趙琛凝目看她,楚瓊又問:「你在楚國臥薪嚐膽,欺我瞞我、哄我騙我,真的一點真心都不曾付過嗎?」

趙琛皺起了眉頭。

楚瓊又說:「如果我真的幫你殺了顧辭,你能放我回家嗎?即便我父皇已逝,國城已破,我仍舊想回到故土,回到和少年趙琛在一起的日子。」

這句話似乎讓趙琛有些動容,他起身走到楚瓊跟前,重重歎一口氣:「你知道,生在帝王家,多得是身不由己的事。」

楚瓊閉上眼睛:「答應我,讓我回去,只要讓我回去,我就幫你殺顧辭。」

趙琛點頭:「好。」

隨後血腥味忽然在殿內散開,趙琛吃驚地看著楚瓊,楚瓊手握匕首狠狠往深刺了刺,那是他的心臟,楚瓊找得很准。

他倒在地上,一個字都說不出來,他從未想過自己竟然會死在楚瓊手裡,他一直以為,楚瓊對他是鐵了心的喜歡,所以即便他懷疑過任何人,卻從未疑心過楚瓊。

詫異、憤怒、悲傷,以及楚瓊第一次從他的臉上看到了恐懼,她也終於明白,年少時候的趙琛,說的種種不過都是騙她罷了。

「為……為什麼?」

這是趙琛說的最後一句話。

10

楚瓊坐在殿內,趙琛的血沾了她滿身,她想起來,那次她在殿內小睡,本已醒了,卻貪圖午後的日光,不曾起身。

趙琛和崔公公的聲音繞過屏風傳到她的耳朵裡。

「若非顧辭那個奸臣,只怕王上早就統一中州了吧?」

崔公公的聲音帶著諂媚和尖利,讓楚瓊不由得打了個寒顫。

接著她聽見趙琛說:「若非孤在楚國那幾年苦心孤詣搜尋,哪能有齊國的今日,就憑顧辭在楚國四年,一個字也蹦不出來嗎?」

趙琛明顯是對顧辭有怨恨的,可如今他朝上缺人,顧辭是武將的不二人選,決不能讓顧老將軍一人做大,況且只要楚瓊在手,顧辭沒有什麼不應的。

所以,他仍舊將顧辭接了回來。

「可如今,顧將軍的名聲如此之大,只怕日後,王上您不大好料理呀。」崔公公小心翼翼地開口,連帶著楚瓊都屏住了呼吸。

「何必孤親自動手,倘若顧辭滅了楚國,楚國公主,他的心上人,豈能饒了他。」

楚瓊已經不想深究為何這種事情趙琛不能私下裡說,非要當著她的面說了。

即便當她是睡著了,她只淺淺一想便能明白,趙琛對他自己太過自信,又見慣了傻到家的自己,所以便以為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。

可趙琛不知道的是,楚瓊好歹是楚國最受器重的公主,她之所以在他面前那麼傻,也不過是喜歡他罷了。

她無法阻止楚國的敗亡,可她可以和罪魁禍首同歸於盡,只是誤會了顧辭,讓她心裡十分難安。

原來,顧辭一直守在她身邊,她最不信任的那個人卻是最值得信任的那一個。

坐在桌邊,她顫抖著帶血的手握住那杯喝了一口的茶,正要仰頭喝完,崔公公的聲音卻傳了過來:「將軍!將軍!您不能進去!」

顧辭什麼也顧不上了,他一刀砍了崔公公,利索地手起刀落,屋邊便擺滿了屍體。

沖進屋子,看到楚瓊正顫抖著眼眸看向他,迅速將房門上鎖,顧辭走到她身邊,仔細地檢查了一下她有沒有受傷,隨後只淡淡地看了死了的趙琛一眼。

轉過頭,他對著楚瓊說:「聽著,屋外的人是我殺的,王上也是我殺的,你現在沖出去,只說兇手是我。」

楚瓊搖頭,顧辭又道:「你父皇沒有死,只是生病了,他還想見你,你若想見他,就按照我說的做。」

楚瓊不可置信地看著他,搖頭表示自己不信。

顧辭又說:「王死,國內必亂。這段時間內鬥激烈,對於楚國來說是絕好的機會。

「況且我父親是大將軍,必然是帝位的最熱人選,若兇手是我,可能還有一線生機,若是你,只怕不僅是你,連楚國僥倖活下來的人也會受牽連。」

他一字一句說得十分冷靜,仿佛早就想好了似的,楚瓊愣愣地看著他,最後顧辭說:「我很高興,你殺的是他,而不是我。」

楚瓊早已泣不成聲,她一個字都說不出來,可是想起自己的父皇、想起顧辭說的話,她終究還是站了起來,走出了屋子。

11

不出顧辭所料,趙琛一死,齊國霎時內訌,顧辭被下死牢,因為新帝未定,加上顧老將軍兵權在手,暫時無人敢動顧辭。

朝堂上兩黨戰爭激烈,楚瓊一封一封地往楚地送信,一如當初那樣杳無音信,有一瞬間,楚瓊甚至覺得是顧辭在騙她。

然而,這天夜裡,她卻意外地見到了顧老將軍。

顧老將軍眼神犀利,精神矍鑠,只神情些許刻薄,他對著楚瓊道:「我可以送你回去,只是齊國之主,楚地須得助我。」

老將軍又何嘗不知這是與虎謀皮,可是如今齊國的情況,倘若他不尋求援手,只怕會一直這樣內戰下去,勞民傷財,最後落得個被瓜分的下場,所以,他只有出此下策。

楚瓊問他顧辭怎麼辦,老將軍輕蔑一笑,並未言語。

於是,楚瓊只好求老將軍讓她再見顧辭一面,老將軍答應了。

楚瓊見到顧辭的時候,顧辭的狀態還不錯,身上乾淨,精神也好,他看見楚瓊似乎覺得驚訝又似乎在意料之中。

「為什麼?殺的不是我。」

顧辭問她,楚瓊眼皮跳了跳,只說:「沒有趙琛的命令,你怎麼敢去殺我父皇,滅我故國。」

顧辭輕輕笑了笑,他看著楚瓊,眼眸中盛滿濃濃的情義。

「我第一次見你,是不喜歡你的。」楚瓊低著頭開口,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索性隨便開了個口。

顧辭卻說:「那不是第一次。」

楚瓊愣住。

顧辭第一次見楚瓊,是在齊國的王宮,那時候楚瓊隨著她的父皇前來議事,恰逢宮裡一年一度的騎馬大賽,顧辭輸了,被他父親在宮裡罰跪。

背上是藤條抽出來的血痕,近十一月的天氣裡,他跪在湖邊,只覺得下一瞬自己便會置身湖底,喪失呼吸。

是楚瓊救了他。

小小的身體拼了命似地給他溫暖,哭得上氣不接下氣,不論怎樣也要讓他的父皇將這個受傷的少年接回去救治,楚王無奈,將他帶回了自己住的地方。

少女的手很溫暖,身子也很軟,帶著些女孩子獨有的香氣,讓他一念念了很多年。

後來,他才知道,那位少女是楚王最疼愛的公主,那位救了他的人,是楚王。

看著面前的楚瓊,顧辭笑了笑,他輕聲道:「你不記得了也沒關係,如果不出我所料,你要回去了罷?」

楚瓊點頭,又急切地開口:「我一定救你!你等我。」

顧辭點頭。

會面的時間太過短暫,還來不及多說什麼,便有人來催了。

楚瓊只好一遍一遍地叮囑道:「等我,等我,我一定來救你。」

顧辭點頭,等她出了牢房,他又說:「公主,來年三月,我帶你去放風箏,你要把風箏紮好。」

楚瓊拼命點頭。

可她不知道,她走後不久,顧老將軍便給顧辭送去了毒藥。

顧辭如今民心所向,雖然篡位弑主,可若他想,軍隊有一大部分人會聽他的,所以他最大的敵人不是別人,正是他自己的兒子。

顧辭說,兵符等到楚瓊安全回到楚地,自然會有人送到他的手上,事已至此,顧老將軍不信也得信。

失去意識的時候,顧辭做了很長一個夢,夢見那天夜裡燭火縈繞,少女肉肉的臉頰貼在他的手上,見他醒了,開心地笑了起來。

她說:「等你好了,陪我去放風箏吧。」

他點頭,她又說:「你真好看,我的孩子要像你一樣好看便好了。」

他並非顧老將軍的親生兒子,顧老將軍一直以來無所出,不得已才從外頭抱養了他,他自小便受嚴苛的訓練,事事都得拿第一,可那次賽馬的都是皇子,他不敢贏。

自小到大,他都像是一顆被人攥在手心裡的棋子,為了別人的目的而活,沒有人關心他的苦痛,也沒有人誇讚他的優秀。

除了楚瓊。

所以,趙琛給他去信,讓他帶著楚瓊回來才能保住楚瓊的命的時候,他毫不猶豫地答應了,無論如何,他總要搏一搏。

趙琛用楚瓊威脅他讓他一定要打勝仗的時候,他毫不猶豫地拼命去戰,他不想做英雄,可他誓死守護楚瓊。

只是希望,楚瓊知道這次是他唯一一次騙她的時候,不要哭。

12

楚瓊果然沒有哭,在得知顧辭的死訊的時候。

彼時她已經找到了自己的父皇,好在楚人心齊,她又對齊國有所瞭解,所以一直以來和顧老將軍的合作,都是由她出面。

知道顧辭死了的那個晚上,楚瓊一句話都沒有說。她只是拼了命地在地圖上標記,然後打仗的時候,拼了命地想贏。

有了楚國的幫襯,顧老將軍順利地坐上了王位,可他刻薄殘暴,不到三個月,宮裡便抬出了不少宮女、太監的屍體,百姓們更是怨聲載道,民怨沸騰。

修整軍隊一年後,楚瓊幾乎沒怎麼費力地便拿下了齊國,她抱著一歲多的楚念站在顧辭的墓前,久久不曾言語。

她終於想起來了她與顧辭的初見,年紀不大的少年背負著渾身傷痛,臉色蒼白地躺在床上,她為他取暖,甚至偷親他的臉頰。

因為他,長得實在是好看。

所以,她想也沒想,便脫口道:「你真好看,我的孩子要像你一樣好看便好了。」

少年輕笑,卻回答說:「如果真的這樣,到了三月,我們便帶他去放風箏吧。」

她早已準備好了風箏,等了一個又一個的三月,可是顧辭還是沒有來。

她是有些怨顧辭的,怨他空留她一個人面對這些年來的愧疚和不安,連彌補的機會都不給。

也怨他,明明說好了不騙自己的,卻最終還是將自己蒙在鼓裡。

最最怨他的,還是他給自己許了場永不能赴的約。

她清楚地知道,無論她多麼傷心,多麼想念,這個世上再也沒有那個叫做顧辭的人了,沒有人會半夜守在她的屋外,叮囑她莫要凍著了。

人之情賤,莫過於失去後才明白自己的心意,卻早已於事無補了。

只是她希望,下輩子,還能再見。

13

大楚五十一年春,楚王駕崩,其女大公主楚瓊繼位,承襲國號,全國上下休養生息。

新帝未立男後,未納妃嬪,只膝下育有一子。

這年春三月,楚瓊帶著楚念放風箏,忽然起了大風,將風箏吹了起來,楚念不肯放手,風箏線勒緊肉裡,他痛哭出聲。

「鬆開!鬆開!」

楚瓊急切地在他身後喊著,小孩的臉和少年的臉重合,她下意識地大聲道:「顧辭!顧辭!鬆手!鬆手!」

小孩始終沒有鬆手,風停下來的時候,楚瓊走過去生氣道:「為什麼不鬆手。」

小孩的臉上還掛著淚痕,他沒有回答楚瓊的話,只問:「娘,顧辭是誰?」

楚瓊愣了愣,三月的春風還有些涼意,她想起來那個人給她許的永不能實現的約定。

「沒有誰。」

她輕聲開口。

用戶評論